变异新冠病毒扩大至19个都府县 “紧急事态”或延长

图为东京民众戴口罩出行。新华社/资料图

日本厚生劳动省3月4日就汇总的数据表示,检测出据称传染性强的变异新冠病毒的地区已扩大至19个都府县。专家指出“比现状更急速蔓延的风险很高”。有可能导致“第四波”疫情,影响紧急事态宣言的解除并对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办造成负面影响,政府已开始强化对策。


日本政府加强新冠监控体系

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监控在全球蔓延的来自英国、南非、巴西的三种变异病毒,去年12月25日在日本国内首次确诊以来,截至3月4日包括机场检疫中发现的病例在内,共有234人感染了变异病毒。

从各地区来看,埼玉最多,有38人;其次是兵库36人、新潟29人。部分地区还发生了聚集性病例。此外虽然尚未确定,但广岛等地也出现疑似变异病毒的病例。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分析了截至2月25日的确诊病例,结果显示日本国内病例中93%的人不曾前往海外;从年龄段来看,29岁以下占39%,30至59岁为47%,60岁以上为14%。三种变异病毒中英国类型最多,占日本国内病例的96%。

向厚劳省提供新冠对策建议的专家组织在3月3日的疫情分析中指出,“感染人数及聚集性病例确诊数可见增加趋势”。尽管处于紧急事态宣言期间,却仍然增加,专家组织提高了警惕。

菅义伟首相关于紧急事态宣言的解除表示,变异病毒的情况是判断材料之一。此外,海外有的地区变异病毒疫情比日本更加严重,奥运相关人士中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东京奥运期间很难接纳海外观众”。

政府鉴于感染者增加而强化了监控体系,在地方政府完善可进行变异病毒PCR检测的体系,要求地方政府方面大致以阳性患者中约5至10%的样本为对象检测变异病毒。


图为东京民众戴口罩出行。新华社/资料图


东京都拟要求延长“紧急事态”

中新网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东京都将要求中央政府,延长当地及邻近3个县的“紧急事态宣言”约两周,原因是这些地区的新冠病例下降速度近来有所放缓。

多名消息人士指出,东京都正与邻近3县协调,要求延长“紧急事态宣言”。上述4个地区居民约占日本人口30%。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知事近日表示,由于当地新增感染者人数减少的速度未达到目标,因此她对于当地能否解禁非常谨慎。目前,东京都的目标是,将7天平均数值控制在不超过前一周7成的水平,但截至2日,已连续3天超过8成。

3月1日,岐阜、爱知、京都、大阪、兵库、福冈6府县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包括东京都在内的首都圈,则将于3月7日解禁。


图片来自资生堂丝蓓绮(TSUBAKI)品牌官网截图


疫情之下日本企业“卖身”求发展资生堂出售旗下知名品牌“回血”

东京前线/J-CAST报道,在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的当今,人们已经意识新冠病毒可能要与人类长期共存,由新冠引发的消费行为的转变也并非一时现象,很多从事消耗品生产的企业被迫调整经营战略。2月3日主要面向女性消费者的两家公司宣布裁员,这也是疫情大环境之下企业经营改革中最典型的特征之一。

■ 资生堂出售由明星出演广告的品牌

日本最大的日化品牌之一的资生堂公司,决定出售其旗下包括洗发水“TSUBAKI”(丝蓓绮)在内的日用品业务部门,“TSUBAKI”品牌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其广告插曲由日本国民偶像团体SMAP演唱。这次出售的品牌还包括男性化妆品“uno”(吾诺)以及个人身体护理SEABREEZE等系列品牌。上述品牌都曾启用过一线当红明星出演广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些品牌都将转让给私募基金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以下简称CVC),转让价格为1600亿日元。其后这部分业务将由CVC的子公司创立的新公司继承,资生堂再通过收购新公司35%的股份,继续作为股东参与个人护理业务的运营。

资生堂总裁鱼谷雅彦以“职业老板”而广为人知,在鱼谷总裁的带领下,资生堂公司虽然在2019年12月期财季实现了史上最高的735亿日元的净利润,但是在新冠疫情之下,经营状况出现恶化。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自觉居家生活、减少外出以及远程工作逐渐增多,人们外出开始佩戴口罩,减少了化妆品的使用。这些原因之外,访日游客的减少也都促成了人们对化妆品的需求直线下降。资生堂集团2020年12月期的财报显示,集团合并业绩最终亏损达到116亿日元,企业急需调整经营战略。

平价日用品业务虽然仅占集团合并销售额的一成,但加上广告费等费用,资生堂还是决定切割这部分业务,以加强高端护肤美容事业。鱼谷社长在记者会上表示“环视全球的大环境,决定选择并集中到化妆品业务上。”洗发液等日用品业务在与新兴的品牌竞争之中,在药妆店低价出售也是造成利润降低的原因之一。

■ 服装行业也是困难重重

另一家日本时尚界最大型的企业WORLD公司也继去年8月之后,再次发布裁员政策。宣布停止运营以百货店为中心推出的SunaUna和JET等7个品牌,关闭相关门店并征集自愿离职人员。这与此前发布的停运品牌合计已达到12个,在未来两年内,将关闭占所有门店总数1/3的约700家门店。

服装行业中不仅仅WORLD公司,日本著名服装公司恩瓦德(Onward Holdings)和三阳商会也同样陷入了经营困境,日本服装业界老字号企业Renown(瑞纳)已宣布倒闭。其原因是已落后于时代的商务模式,在新冠疫情的催化之下节节溃败。日本服装行业常年使用的营销模式是预测流行趋势制作当季商品,季末再将剩余的商品通过特价甩卖的方式销售。由于日本百货商店的吸客能力下降,以及优衣库等品牌的抬头,已经出现端倪的危机在新冠大环境下造成了更大的产品积压,致使企业经营岌岌可危。

虽然在疫情之下,人们消费方式的转变使一部分企业获利,但是更多的企业由于经营困难而不得不进行经营方式的改革。随着新冠疫苗接种的增多,疫情发展的动向也在变化,各企业的经营团队还需继续谨慎把舵前行。